鸽趣阁

鸽趣阁>厉元朗水婷月 > 第34章 打麻将比见县长重要(第1页)

第34章 打麻将比见县长重要(第1页)

水明乡对面的夜雨花餐馆,别看只是平房,前后院加起来面积很大,装修中上游,最主要的是老板娘高月娥。人长得漂亮,身材丰满,该小的小,该大的地方一点不含糊,年轻那会儿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大美人儿。

只可惜如今三十四岁,竟然守起活寡来。怎么说呢,丈夫前几年跑运输出了车祸,别的残疾没落下,男人最该有的那个功能却给弄没了,这不是守活寡是啥。

高月娥风情万种,拥有成熟少妇的别样韵味,靠着她这身特有本事,一下子拿下水明乡政府定点招待的金字招牌。大大小小的宴会,内部吃喝,只要在她那里签字,准保痛快报销,从不拖欠。

这会儿,夜雨花餐馆后院的一间包房里,水明乡党委书记马胜然、常务副乡长肖展望、组织委员谭刚、党政办主任刘树喜四个人,正围在麻将桌前奋战搬砖。

马胜然今天手气出奇的好,一拿仨,四圈下来,足足赢了八千多,直乐得他眉开眼笑,瞅谁都顺眼。就连刘树喜没有执行他打麻将不关机的死命令,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他都没生气,还示意惊慌失措的刘树喜可以当面接听。

“喂。”刘树喜说了一句,之后就剩下听了,而且越听眼睛睁得越大,嘴巴也跟着不自然的张开了。

“什、什么?金县长来乡里了?就在乡政府?”

“啪嗒”一声,刚拿起二饼要打出去的肖展望,惊得手一滑,麻将牌掉在地上。

谭刚则眯起眼睛,深吸一口烟看向马胜然。

还得说这位马书记,岿然不动,好似耳朵聋了一般,自顾低垂眼帘,专心致志看自己的麻将牌,寻思该打哪一张。

刘树喜手捂话筒,慌言道:“书记,金县长他……”

马胜然伸手直接打断,嘀咕着:“金县长来了咋地?也不让政府办通知一声,搞什么突然袭击,竟弄花架子作秀。”

刘树喜忙解释:“黄文发说,金县长是专门找季乡长的,您看这事……”

说话间,门一响,一股香风从外面直窜入四人鼻腔里,不用问,是高额月穿着白色旗袍,扭动活滑腰肢款款走进来,手里面还端着一盘新摘的葡萄。

高月娥笑着说:“各位领导肯定口干舌燥了,给你们摘点院子里刚熟的葡萄解解渴。”

谭刚则舔了舔嘴唇,眼神望向高月娥最高的部位,目不转睛的开起荤玩笑:“我一看见你就口渴,喝水都不管用,更别说吃葡萄了。”

“死样。”高月娥纤纤手指点了谭刚脑门一下,搬了把椅子直接坐在马胜然身边,看到他跟前那一摞小山高的红色钞票,眼睛一亮说:“马书记,您又赢了。我看啊,以后三位别跟马书记玩麻将了,到时把钱往桌子一放举手投降就得了,省得马书记摸牌打牌的,劳心费神。马书记这水明乡第一麻神,可不是说着玩的。”

“那是,那是。”肖展望也不忘奉承几句:“马书记玩一次赢一次,从没输过,真是常胜将军。书记名字里就有个‘胜’字,胜之有理,理所当然,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,甘拜下风。”

这一顿马屁拍得,文绉绉的词句搭意很有水平,把个马胜然乐得眉毛眼睛都挤在一块了,连连摆手说:“别竟捡好听的说了,月娥,这打麻将要的是过程,一张牌打出去,要让下家吃不到,另外俩家还碰不到更是糊不到,需要动脑力,这里面的学问可大了。”

忽然想起黄文发那边还等着刘树喜回话呢,便问高月娥:“季乡长你给安排哪里睡觉去了。”

“在我开的旅店里,安排是最好的房间,要不是他喝成那样,小姐我都给预备好了。”高月娥也不避讳,实话实说。

“先不用整这套,我看季乡长对酒比对女人感兴趣。午宴的时候,他是来者不拒,谁敬酒他都喝,这样的人,好摆平。”

随后,马胜然对刘树喜下着命令:“就让黄文发把县长他们带到季乡长住的地方,咱们接着打牌。”

“好。”刘树喜按照马胜然的吩咐转达给了黄文发,让他如此这般又交代几句。

谭刚从高月娥递来的果盘里拿起一粒葡萄,看着高额月不怀好意的坏笑,高月娥白了他一眼,装作愠怒的说:“少看我,我的才不那么大呢。”

肖展望跟着大笑起来,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问马胜然:“马书记,金县长来,咱们得露一下面吧?”

马胜然酸溜溜的不以为然:“着什么急,反正他又不是来看我的,就让他和季天侯叙旧,咱们打完这两圈牌再说。哎,该谁出牌了……”

与此同时,黄文发在得到刘树喜的指示后,屁颠的快速跑回收发室,把自己装成气喘吁吁的样子,还煞有介事的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,主动上前双手紧紧握住金胜的手,点头哈腰的媚笑说:“您是金县长吧?我刚才瞅您眼熟,路上才想起来,都怪我眼拙。金县长,马书记、肖副乡长、谭委员还有刘主任他们四个下村了,正在赶回来的路上,一会就到。”

金胜表情平淡的和他简单握了一下手,抽出来淡然说:“先不管这个,请你马上带我们去见季乡长。”

“好,好,咱们这就走。”

黄文发头前带路,金胜厉元朗和小王紧跟其后,四个人走出乡政府大院,上大街走了不到五十米,停留在一家名为“夜雨香”的小旅店门前。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