鸽趣阁

鸽趣阁>花开有时君且惜 > 第一章(第1页)

第一章(第1页)

万魔埋尸之地,除了魔界地位最为低下的背尸人之外,从不会有人涉足此地。

但是就在这地方不远处,却有着一座桃花遍地的桃山,显得异常突兀。

那是一界魔后花舞语的居所。

花舞语双眼带着期盼,站在桃山山巅,遥望着桃山外,今日,又是十年之期,是君无邪十年一次来桃山的日子。

桃山虽是魔界难得一见的幽静秀丽之地,但是,地处葬魔渊,即便再秀丽又如何?这就是一个囚禁她的牢笼罢了。

在她期待的目光中,一辆八匹魔龙共拉的华盖马车从天边驶向桃山。

花舞语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马车上那个不言自威的威武男人身上,男人一身漆黑的锦袍散发着黝黑的光芒,他冰冷的目光扫了花舞语一眼,让她心神一颤。

“魔尊,你来了。”花舞语连忙上前,想要将男人扶下来,却被他冷漠推开。

君无邪自顾下了马车,向桃山顶的宫殿走去。

花舞语咬着唇,眼神苦涩,抬脚追了上去。

五百年了,她来到桃山已经整整五百年了。

这个男人每隔十年才来桃山一次,不为别的,只为了与之交合,吸取她的精元。

她本体乃是妖界本源之地诞生的彼岸花,精元对三界任何人都有奇效。

君无邪进了宫殿,大手一挥,一壶壶醉魔酿出现,他伸手一拍,冰凉的醉魔酿灌入他的喉间。

他没有动用修为驱散酒气,很快眼神就迷糊了起来。

花舞语神色暗淡地看着他,每次来,他都会将自己灌醉,因为他说,他不想在自己清醒的时候与之交合……

待君无邪彻底醉了,他眼里红芒一闪,直接将花舞语带入怀中,挥手间,衣物散落,看着她呢喃说道:“敏儿……”

花舞语身躯一怔,眼里流露出痛苦,他,又把她当成了那个女人……

随着君无邪身体沉入,花舞语痛苦地弓起了身子,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背,挠出一道道血痕。

一股精元从花舞语的体内被剥离而出,缓缓流进君无邪的体内,随着那股精元的进入,他的动作更加激烈起来。

精元剥离给花舞语带来了巨大的痛楚,再加上君无邪的摧残,她的脸上全是痛苦扭曲的神色。

最终,君无邪终于结束了精元的吸取,眼底神色恢复了清明,毫不犹豫抽身而出,穿起漆黑锦袍。

花舞语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快破碎了,被他随意扔在地上,身子还因痛楚一颤一颤着。

君无邪冷眼看着她,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:“怎么,本尊的魔后,后悔了?”

君无邪不带感情的声音让她从苦痛的海洋中回了过神,艰难起身,拉过破碎的衣物披上。

“无邪,五百年了,你,什么时候让我离开桃山,离开葬魔渊……”她低声说着。

“离开?当初你以娶你为条件,才助本尊登顶魔界至尊的位置,不就是想在本尊身边吗?”

君无邪转身,一把钳住她的下巴,微微抬起,看着她,继续说道:“你不是喜欢桃花吗?这漫山的桃花,难道,你还不知足?”

第2章

他的语气微凉,穿过花舞语的肌肤透进心里,让她跌落谷底。

她是以助他登顶魔界为条件让他迎娶了她,但是那是因为她爱他啊!因为他的身体里流淌着她一半的本源啊!

她是喜欢桃花,但是这五百年的孤寂……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!

花舞语沉默,她知道君无邪不爱她,每次来看她也只是因为她体内的精元能够精进他的修为。

每次精元离体的痛苦都犹如万蚁噬心般,但,她依旧甘愿为他供给精元,只因,她爱他……

“无邪,我只是想多见见你……”她痴痴看着面前这个神色冷漠的男人。

“呵。”君无邪一甩手,转身出了宫殿,对宫殿的仆人吩咐道:“今晚本尊要留宿。”

花舞语难过的神色为之一顿,这是五百年来,君无邪第一次要留宿。

她换好了衣物,甚至精心给自己扮了个妆容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她笑了起来,君无邪终于在这过夜了,他是不是对自己的态度变了?

带着期待,她招呼桃山的仆人准备丰盛的晚宴,仆人恭声称是,眼里确是带着嘲笑。

花舞语也不在意,她知道这五百年来君无邪对她的冷淡,让这些仆人背地里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。

夜晚,星空降临。

君无邪端坐在位上,眼神深谙,将手中的酒饮而尽,薄唇轻启:“敏儿的天魔劫就要到了。”

花舞语闻言一怔,东方敏的天魔劫到了,跟她有什么关系?

看着花舞语疑惑地看着他,君无邪继续说道:“当年你以迎娶你为条件要挟,让敏儿的魔心有缺,这次的天魔劫她难以渡过。”

花舞语心里苦涩,迎娶我,对你来说,就只是我对你的要挟吗?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